国米独步意甲之竞争优势终于归零 一年亏了个阿什拉夫

2022年6月5日 作者 admin

国米独步意甲之竞争优势终于归零 一年亏了个阿什拉夫

大约在3-4年前,我们曾经指出,当时的国际米兰,在意甲有个“坐二望一”的竞争优势。

这些年,意甲都是在惨淡经营,整个联赛都很穷。

联赛转播费一度流标,持续走低。豪强的欧冠竞争力不足,很难走得更远,所以收入很难提升。新球场建设很难,票房收入的一部分要缴租金。全联赛商务开发水准都很低,更别提变现了。

在“诸穷”之中,谁家若有额外优势,就会非常显眼、强势、滋润。

尤文的优势,是阿涅利家族在意大利说一不二的影响力,以及自营球场。有这些做支撑,即使暂时受挫,但长期仍会是一霸。

国米的优势,是前些年拉来的亚洲赞助。

因此,过去这几年,这两队垄断了意甲收入榜单的前两位。当今足坛,经济收入决定建队模式。赚得多就能花得多,也就意味着更高的薪资额,更强的即战力。

但现在,国米的优势,已经彻底归零

近日国米公布了2021-22财年前九个月的官方财报。

天空台解读后,划了要点:国米收入较之前一年同期增长20%,预计全赛季最终赤字将在1.2亿欧元左右,基本上符合国米财政CEO安东内洛之前的预估。

几周前,《罗马体育报》曾指出,国米本赛季赤字会被压缩到3000万欧元左右。有老铁信以为真,认为国米即将扭转颓势、扭亏为盈了。为什么总要去相信这家以不严谨和别有用心而著称的媒体呢?为什么会认为这帮人说的,比国米巨头亲口所说,比国米官方财报更可信呢?无法理解。

还是那句话:在张家无法注资,只能靠球队自负盈亏的前提下,国米本赛季必然会出现高额赤字,哪怕卖了两个高价球星。主要原因是四点:巨额的融资贷款利息,疫情反弹影响票房,孔蒂、教练组、纳因格兰等人的解约遣散成本,以及一些坏账进入“计提”状态

前三点,之前说了很多,不再赘述了。说说第四点。

据官方财报,国米一年内计提了超过6000万欧元的亚洲赞助的坏账,约等于一个阿什拉夫。

说太多术语难于理解。简单捋一捋:前些年国米一度曾拥有近十家亚洲赞助商,按照合同,他们能每年给国米提供数千万欧元的赞助。这些理论上的收入,都被记在了国米当时财报的“收入”里。而且作为“额度”,已经被蓝黑军花费了出去。

比如2018年夏季,国米又是请孔蒂执教,又买卢卡库、巴雷拉、森西,来年2月就又敲定了阿什拉夫的巨额收购,底气就来自于此。

但实际上,部分中国赞助商,并没有按照合同规定按时支付赞助费。

一开始是拖,后来就彻底泡汤,成为“坏账”。

坏账最后进入计提(provision),就成了巨额亏损。这不是“画饼”没吃到的问题,而是说这些“额度”之前已经花出去了,那就只能去还。

为什么上赛季国米赤字2.46亿?为什么本赛季卖了两名高价球星,还会亏损1.2亿?其中6000多万的赤字,都是因为这些坏账。

有人问,为什么这些赞助商签了合同却不照章办事?笔者咨询了江苏的一位官员学长,对方指出主要是两点原因。首先,很多赞助合同能够签下,并不是因为商家多看好国米的商业价值(实际上中国人更爱肥皂剧不爱足球,球队的商业价值,在商人看来,变现能力非常有限),而是因为张家父子的人脉影响力。如今形势不同,张家的影响力与前几年有所差别。

再者也有政治原因,资金出境难。这个不便多谈。

总之,国米亚洲赞助费彻底归零,也就意味着,未来国米将不再拥有独步意甲的竞争优势

在如今的意甲,国米的联赛电视转播收入,满打满算一个赛季也就7000多万(有人还坚持说是1亿,但那是3-5年前的事好不好?莫拉蒂时期还拿过1.5亿呢,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)。与联赛中游球队也没多少差距。

欧冠收入要提升,就得冲击淘汰赛甚至八强四强,但这显然充满变数,非常艰难。

球衣胸前赞助费,国米未来4年是8500万,约为尤文单年收益的一半。

比赛日票房收入,国米固然上座率很高,但没有自营球场,缴了租金后,也是杯水车薪。

未来没有亚洲赞助费做支撑,国米要想在财力方面去与尤文竞争——那是一支有自营球场、球衣胸前赞助更高,还有大股东动辄增资的球队——更难了。

之所以强调蓝黑军未来几年是“地狱难度”,不仅仅是因为球队财政困难——一时的困难总能设法克服,问题在于,不能一直这么困难下去。

在经济收入决定建队模式的江湖里,国米还面临一个关键任务:怎样找到新的“独特竞争优势”?怎样找到一种“国米有而别队没有”的倚仗?

这是战略大计。关乎未来希望。再难也得想办法。